中国葡萄酒产业必须要升级了!

中国葡萄酒产业必须要升级了!

《舌尖上的中国III》拍得好不好,目前还有争议,但取得冠名权的葡萄酒品牌法国柏阁因该纪录片一炮走红,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可以肯定的是,这家为了冠名而向央视豪掷1.18亿元的企业,成名后捞回几倍甚至几十倍的收益,都是小菜一碟。

显而易见,法国柏阁在中国市场赚了,其中国同行就会不高兴。事实上,像法国柏阁这样“入侵”中国市场的国外葡萄酒品牌有很多,它们给中国葡萄酒企业带来了相当大的生存压力,让后者“忌恨”已久了。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葡萄酒产量达100.1万千升,比2016年减少13.6万千升,累计增长-5.3%。据透露,近5年,国产葡萄酒产量每年平均降幅为6%左右。与此同时,葡萄酒进口价量齐升,瓶装酒进口额25.5亿美元,同比增长16.4%,近5年平均涨幅达到15%以上。尽管未有关于葡萄酒消费情况的数据披露,但业内人士均从不同渠道得到中国葡萄酒消费额呈上涨态势的信息。

中国葡萄酒市场容量在扩大,但国产葡萄酒销量却在一年年减少,国内葡萄酒企业能不着急上火吗?看着进口葡萄酒品牌赚得盆满钵满,当然会来气。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种现状?除了“敌人太强大”,更主要的则是“自己太无能”。

“无能”的典型表现之一,就是盲从。分析人士指出,中国葡萄酒开始产业化和规模化的早期,国际上流行什么、甚至国内人首先听说什么,企业就一股脑儿的种植什么,生产什么。从上世纪80年代的全国“干白热”、90年代的“赤霞珠干红热”、一直到今天的“酒庄酒”“冰酒”铺天盖地,葡萄品种选择、酒种开发的盲目性问题至今并未得到真正解决。目前,全国的葡萄产地都在种赤霞珠,葡萄酒企业都生产干红,甚至连西部一些低温地区也在发展需要较高积温的赤霞珠,而东部一些温暖地区甚至南方却在生产“冰酒”,这种不考虑品种区域化和酒种区域化的科学发展,眼睛只盯着市场,盲目跟风的生产方式,只能让产业市场陷入恶性循环的困境。

企业盲从,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国家对这一产业不够重视,其典型表现就是相关法律法规的缺失。世界上主要葡萄酒生产国均有针对葡萄酒行业的明确的法律法规,涵盖葡萄园的种植、葡萄酒的酿造及装瓶、包装、销售等环节,这为行业的良性运作和葡萄酒的品质提供了最基本的保障。以法国为代表的欧盟葡萄酒生产国的葡萄酒法律法规更是严格而系统,对每个地区的葡萄品种、种植数量、酿造过程、酒精含量等都有明确规定,并且要得到专家认证。而中国目前还没有针对葡萄酒行业的专门立法。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目前中国消费者对葡萄酒的消费需求在增长,而国产葡萄酒产量却在下降,证明国产葡萄酒不能匹配消费端的需求。从行业的角度看,产量下降是“令人悲观的”,而从企业的角度看,这或许是利好的消息。原来国产葡萄酒的产品结构偏向中低端,如今慢慢往中高端发展,因此呈现量跌、利润增长的趋势。当然,要抵御国外葡萄酒品牌的大举“入侵”,保住更多的市场份额,还得长远打算,让整个产业进行一次升级。这就要借鉴国外葡萄酒产业发展的先进经验,以葡萄原料基地建设为依托,以品牌引领和技术创新为支撑,优化资源配置和品种结构,加大政策资金扶持力度,建立标准化生产和产业化经营体系,培育具有中国特色的葡萄酒文化,促进中国葡萄酒产业形成较强的市场竞争力。

中国红酒品牌排行榜前十名

张裕葡萄酒由清末著名的爱国实业家张弼士于光绪21年(1895年)创立,总部位于山东烟台。据说1871年张弼士在雅加达参加法国领事馆的一个酒会,听一位到过中国的法国领事说烟台出产有上好的野生酿酒葡萄。1891年张弼士因事路过烟台,考察了当地的葡萄种植和风土情况,认定烟台很适合酿造葡萄酒。于是投资300万两白银,在烟台种植了3000亩的葡萄园,创办了张裕葡萄酒公司。

长城葡萄酒长城葡萄酒有限公司是中粮集团的子公司,总部位于河北省,成立于1983年。主要产品有干型葡萄酒、甜葡萄酒、加强葡萄酒、起泡酒、蒸馏酒等。以产量衡量的话,长城葡萄酒是中国最大的葡萄酒企业,2010年的产量达到50000吨。长城葡萄酒拥有1123亩葡萄园,多数位于山东省。长城葡萄酒采用现代化的酿酒技术,生产设备进口自法国、德国和意大利;产品售往国外20个国家或地区,包括美国、德国、英国等,以及国内的绝大多数省区。

王朝葡萄酒

中法合营王朝葡萄酿酒有限公司始建于1980年,是中国第二家、天津市第一家中外合资企业,合资的外方为法国人头马亚太有限公司和香港国际贸易与技术研究社。

公司从国外引进了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葡萄酒生产设备和技术,拥有国际酿酒名种葡萄原料种植基地近3万亩,建立了技术开发(科研)中心,有强劲的科技开发能力。公司现生产具有中国地域风格的三大系列80多个品种具有欧洲风格的葡萄酒,生产能力为4万吨/年,是亚洲地区规模最大的全汁高档葡萄酒生产企业之一。

百利生葡萄酒

百利生葡萄酒是近年出现的新兴葡萄酒品牌,倡导“|养生红酒”概念。其葡萄酒中融入了中国传统的中医养生成分,是一种本草养生葡萄酒。百利生养生红酒属于保健用酒,是经过国家药监局批准且颁发文号的具有养生保健功效的红酒,是按照中医药学的组方配伍,达到养生保健功效的新型干红葡萄酒。与消费者熟知的红酒养生概念完全不同。

怡园酒庄

怡园酒庄(GraceVineyard)位于距中国山西省太原市以南40公里的太谷县。这里具有典型的大陆性气候:四季分明,干旱、雨水少,且日照强烈,昼夜温差大,是种植酿酒葡萄的理想地带。在著名波尔多葡萄酒学者丹尼斯·博巴勒(Denis Boubals)的专业协助下,香港企业家陈进强先生于1997年创立怡园酒庄。

  怡园酒庄的全称是“山西怡园酒庄有限公司”,它坐落在山西省太谷县的绿色生态农业示范园区内,酒庄是按葡萄园环绕酒庄主体建筑方式设计的。现有自己能控制的葡萄园1,000余亩,种植了霞多丽(Chardonnay)、白诗南(Chenin Blanc)、梅洛(Merlot)、品丽珠(Cabernet Franc)和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等酿酒葡萄品种,产能近3,000吨葡萄酒的生产设施,近年来的产量在150~200万瓶左右。

银色高地酒庄

2010年4月,世界著名葡萄酒大师简西斯•罗宾逊在《金融时报》就她的中国之行发表《中国葡萄酒的清新酒香》一文,称“中国葡萄酒产业出现的又一颗新星”。简西斯所指的“新星”,正是宁夏的银色高地酒庄。

  银色高地酒庄位于宁夏自治区海拔1,200米的贺兰山东麓,是中国最高的酒园之一。得天独厚的光照和土地条件使葡萄藤根部更深入泥土,吸收水和矿物质,更适合葡萄栽培。其葡萄酒融合了法国精巧的酿酒技术,传承了旧世界的风格。

银色高地酒庄由高源女士经营,她是业内少数能取得法国国家级酿酒师证书的女性酿酒师之一。在法国著名的凯隆世家庄园和拉科鲁锡庄园实习期间,她的专业知识和酿酒技巧得到充分的提高。

贺兰晴雪酒庄

坐落在贺兰山脚下的宁夏贺兰晴雪酒庄引种法国16个品系的酿酒葡萄,种植面积200多亩,拥有地下酒窖1,000平米,年生产葡萄酒50,000瓶。从2005年开始,每年精心生产的加贝兰干红葡萄酒都分别在不同的国际国内葡萄酒大赛中荣获金奖。尤其是2011年《品醇客》世界葡萄酒大赛中,加贝兰2009荣获最高奖项——国际特别大奖。加贝兰已经得到业界和消费者的肯定和好评。

酒庄葡萄酒的酿造尊重自然,恪守“好的葡萄酒是种出来”的理念,采用法国传统工艺,经法国橡木桶陈酿和窖藏,葡萄酒呈深宝石红色,果香浓郁,高贵雅致,口感具有愉悦的延伸性,酒体饱满,圆润,均衡,持久,体现了贺兰山东麓地域特征。

香格里拉

香格里拉葡萄酒云南香格里拉酒业股份有限公司,系中国福文化先导的香港金六福酒有限公司的控股公司,主要从事青稞干酒和葡萄酒系列的生产、销售以及现代生物工程创新技术的研究开发。“世界的香格里拉”——藏秘本不是葡萄酒,但谁能忽视目前她在各条渠道上对葡萄酒厂家的冲击。藏秘可以讲卖的跟本不在酒,而是香格里拉的神秘文化,卖的是梅里雪山不可征服的传奇,卖的是藏秘所用纯净的千年冰雪融水,卖的是人们对理想生活的向往。

威龙

威龙公司地处中国最理想的葡萄产区烟台地区。这里四季分明,气候怡人,最适宜优质酿酒葡萄的种植。当地出产的葡萄与世界上著名的”波尔多”地区葡萄品种相近,是生产优质葡萄酒必不可少的原料“威龙干红”——已经是行业老四的销售额了。

云南红

云南红葡萄酒选用世界优良酿酒葡萄品种玫瑰蜜、梅鹿辄、赤霞株、法国野等为原料,采用国外先进工艺和进口设备精心酿造而成。“云南人喝云南红”、“云南从此告别了没有自己名酒的时代”——云南红,以自己独特的文化和产品配方快速在云南站稳了脚跟。

2018-04-17T15:40:02+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