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中国诗酒文化

谈谈中国诗酒文化

酒在中国有悠久的历史,她的发明者,目前有两种传说。一是仪狄,据说是禹的女儿。一说是杜康,春秋时代人。根据史料,已有七千多年历史。中国最早的酒歌—(尧王传):

华夏文明源尧都,尧帝神山出仙泉。

美液琼浆出五鹿,酒香味甜福世间。

至于有酒的诗,最早的诗集【诗经】就有多篇描述。出了“为此春酒,以此眉寿。”“我有旨酒,以燕乐嘉宾之心。”等佳句。更应提的还有邶风的四言诗【柏舟】,第一节“泛彼柏舟,亦泛其流。耿耿不寐,如有隐忧,微我无酒,以敖以游。”意思是: 柏木舟在水中泛泛飘流,不知所止,来比喻自己的身世,终夜不眠呀,有无限的幽怨。五六两句最精釆,并非我没有消愁的酒,即使能携酒遨游也无法排遣,解脱我的深忧。“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出自曹操的【短歌行】。曹操平定北方后,率百万雄师,饮马长江,与孙权决战。是夜明月皎洁,他在大江之上置酒设乐,欢宴诸将。酒酣,操取槊立于船头,慷慨而歌。歌词就是下面这首《短歌行》。无论如何,这首诗在中国诗坛的精品中必有其一席之位的。曹操的【短歌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明明如月,何时可掇。忧从中来,不可断绝。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阔谈宴,心念旧恩。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诗与酒结缘结得最亲的应推东晋陶渊明。他的诗作几乎“篇篇有酒”,真是“试酌百情远,垂觞忽忘天。”他的【饮酒二十首】影响了一代代骚人墨客,留下了各自不朽的诗篇。

饮酒二十首(陶渊明)

其 一

衰荣无定在,彼此更共之。邵生瓜田中,宁似东陵时!

寒暑有代谢,人道每如兹。达人解其会,逝将不复疑;

忽与一樽酒,日夕欢相持。

其 二

积善云有报,夷叔在西山。善恶苟不应,何事空立言!

九十行带索,饥寒况当年。不赖固穷节,百世当谁传。

其 三

道丧向千载,人人惜其情。有酒不肯饮,但顾世间名。

所以贵我身,岂不在一生?一生复能几,倏如流电惊。

鼎鼎百年内,持此欲何成!

其 四

栖栖失群鸟,日暮犹独飞。徘徊无定止,夜夜声转悲。

厉响思清远,去来何依依。因值孤生松,敛翮遥来归。

劲风无荣木,此荫独不衰。托身已得所,千载不相违。

其 五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其 六

行止千万端,谁知非与是。是非苟相形,雷同共誉毁。

三季多此事,达士似不尔。咄咄俗中愚,且当从黄绮。

其 七

秋菊有佳色,裛露掇其英。泛此忘忧物,远我遗世情。

一觞虽独进,杯尽壶自倾。日入群动息,归鸟趋林鸣。

啸傲东轩下,聊复得此生。

其 八

青松在东园,众草没其姿。凝霜殄异类,卓然见高枝。

连林人不觉,独树众乃奇。提壶抚寒柯,远望时复为。

吾生梦幻间,何事绁尘羁。

其 九

清晨闻叩门,倒裳往自开。问子为谁与?田父有好怀。

壶浆远见候,疑我与时乖。褴缕茅檐下,未足为高栖。

一世皆尚同,愿君汩其泥。深感父老言,禀气寡所谐。

纡辔诚可学,违己讵非迷。且共欢此饮,吾驾不可回。

其 十

在昔曾远游,直至东海隅。道路迥且长,风波阻中途。

此行谁使然?似为饥所驱。倾身营一饱,少许便有馀。

恐此非名计,息驾归闲居。

十 一

颜生称为仁,荣公言有道。屡空不获年,长饥至于老。

虽留身后名,一生亦枯槁。死去何所知,称心固为好。

客养千金躯,临化消其宝。裸葬何必恶,人当解意表。

十 二

长公曾一仕,壮节忽失时;杜门不复出,终身与世辞。

仲理归大泽,高风始在兹。一往便当已,何为复狐疑!

去去当奚道,世俗久相欺。摆落悠悠谈,请从余所之。

十 三

有客常同止,取舍邈异境。一士常独醉,一夫终年醒。

醒醉还相笑,发言各不领。规规一何愚,兀傲差若颖。

寄言酣中客,日没烛当秉。

十 四

故人赏我趣,挈壶相与至。班荆坐松下,数斟已复醉。

父老杂乱言,觞酌失行次。不觉知有我,安知物为贵。

悠悠迷所留,酒中有深味。

十 五

贫居乏人工,灌木荒余宅。班班有翔鸟,寂寂无行迹。

宇宙一何悠,人生少至百。岁月相催逼,鬓边早已白。

若不委穷达,素抱深可惜。

十 六

少年罕人事,游好在六经。行行向不惑,淹留遂无成。

竟抱固穷节,饥寒饱所更。敝庐交悲风,荒草没前庭。

披褐守长夜,晨鸡不肯鸣。孟公不在兹,终以翳吾情。

十 七

幽兰生前庭,含薰待清风。清风脱然至,见别萧艾中。

行行失故路,任道或能通。觉悟当念迁,鸟尽废良弓。

十 八

子云性嗜酒,家贫无由得。时赖好事人,载醪祛所惑。

觞来为之尽,是谘无不塞。有时不肯言,岂不在伐国。

仁者用其心,何尝失显默。

十 九

畴昔苦长饥,投耒去学仕。将养不得节,冻馁固缠己。

是时向立年,志意多所耻。遂尽介然分,拂衣归田里,

冉冉星气流,亭亭复一纪。世路廓悠悠,杨朱所以止。

虽无挥金事,浊酒聊可恃。

二 十

羲农去我久,举世少复真。汲汲鲁中叟,弥缝使其淳。

凤鸟虽不至,礼乐暂得新。洙泗辍微响,漂流逮狂秦。

诗书复何罪?一朝成灰尘。区区诸老翁,为事诚殷勤。

如何绝世下,六籍无一亲。终日驰车走,不见所问津。

若复不快饮,空负头上巾。但恨多谬误,君当恕醉人。

其十四更是酒香扑鼻:“故人赏我趣,挈壶相与至。班荆坐松下,数斟已复醉。父老杂乱言,觞酌失行次。不觉知有我,安知物为贵。悠悠迷所留,酒中有深味。”读之,我们似乎看到作者远离官场后,不与腐朽为伍归隐田园之乐趣。正如其五所写的“采菊东篱下,悠悠见南山。”表现了与民和谐相处,陶然自乐的心情。诗仙李白的代表作【将进酒】无非是酒诗中的极品。其笔酣墨处,另人拍案称绝。

【将进酒】: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君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与尔同销万古愁。

这首诗一共六韵,用三言、五言、七言句法错杂结构而成,一气奔注,音节急促,表现了作者牢骚愤慨的情绪。文字通俗明白,没有晦涩费解的句子,这是李白最自然流畅的作品。在这首诗里,李白借酒浇愁,抒发自己的愤激情绪。非常形象的表现酒中仙桀骜不驯的性格:一是对自己充满自信,孤高自傲;另一方面又在遇坎时,流露出纵情享乐之情。全诗气势豪迈,感情奔放,语言流畅,笔者崇拜之际,赞叹之余,钦慕而颂之:“月作案台云作笺,诗仙长啸笔高悬。醉中自有生花笔,将进酒篇千古传。”唐朝把诗酒结缘推向了历史的巅峰,后世难以超越!真正做到了诗酒交融,形成了无酒就无诗,有诗必有酒的独特文化。赞美酒的诗歌更是不计其数。诗仙的【将进酒】千古留传荡气回肠,不知倾醉和引领了多少文人墨客。有人统计过,李白诗中含有酒的诗占了总数的百分之十七。而诗圣杜甫的咏酒诗毫不逊色,也有三百多首,居然占了他现存一千四百多首的百分之二十一。还有白居易存诗二千八百首中,饮酒诗居然有八百多首,将近占了百分之三十五。杜甫以酒入诗,但很少长篇阔论,而更多的是为主题服务,反映社会现象。“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正是他忧国忧民的感情倾泻。【饮中八仙歌】堪称他酒诗中的代表作。整首诗情调幽默、语言诙谐、色彩亮丽、旋律轻快,让人感觉他象醉酒般情绪高涨。在音韵上,一韵到底,一气呵成,是一首严密完整的七言歌行。在结构上,每个人物自成一章,八个人物主次分明。而人物的特征,同中有异、多样而统一,彼此衬托相映,构成了一个有机的整体,有如一座精雕的群塑。在艺术上很有独创性,在古典诗歌佳作中别开生面。杜甫的【饮中八仙歌】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汝阳三斗始朝天,道逢麹车口流涎,恨不移封向酒泉。左相日兴费万钱,饮如长鲸吸百川,衔杯乐圣称避贤。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苏晋长斋绣佛前,醉中往往爱逃禅。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焦遂五斗方卓然,高谈雄辨惊四筵。唐代是中国诗歌的鼎盛时期,这一时代的大诗人李白,杜甫,白居易,杜牧,李贺,李商隐,刘禹锡,柳宗元,孟浩然,王昌龄,贺知章,元稹,王翰等,人人诗中有酒。应提的是山水诗人王维、孟浩然等人以田园山水诗表现出盛唐时代的和谐宁静,反映出诗人喜山好水、淡泊宁静的思想状态。多少佳作描绘了诗人饮酒游赏的情景,那豪放的诗情合着酒意融入自然,达到令人神往的境界。宋代比之唐代,佳酿更多。乡间已经有了无酒不成宴的说辞,文人词客更是无酒不入诗,无酒不填词。当时外患纷争,表面的纸醉金迷,莺歌燕舞掩盖不了朝庭的没落。最终宋朝成为我国封建社会走下坡路的重大历史转折。时代的变迁也改变了诗家的人生观,诗酒关系也转变成为一种追求心灵安适和审美愉悦的清雅之饮。宋朝词人不再像唐代诗人借酒和着诗来激发昂扬之气,宋词含蓄秀雅与唐代诗酒的豪迈雄伟,相差甚远形成另一种新的风格。宋朝的词酒,闲雅清旷,浅斟低唱。婉约派词人晏殊、柳永、李清照等人以词和着酒咏叹闲情愁思、风花雪月。而是“一曲新词酒一杯” 。“对酒追欢莫负春”的那种饮酒乐趣。还有那李清照的“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诗词语言清新朴素,声调和美。而宋词豪放派的苏东坡虽不胜酒力,但他的“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老夫聊发少年狂,酒酣胸胆尚开张。”还有那“大江东去,一樽还酹江月。”更是天马行空,几代徊响。宋代酒与词结合得最好的当属辛弃疾。现存的六百二十九篇词中,与酒有关的三百四十七篇,占了总数的百分之五十五。他失意闲居信州时所作的【破阵子】,通过醉里挑灯看剑,一串的联想抒发了杀敌报国、建立功名的壮怀。读之,我们仿佛看到了一个意气昂扬、抱负宏大的忠勇将军的形象,然而,在词的最后,作者却发出一声长叹:“可怜白发生!”从感情的高峰猛的跌落下来。包含着多少难以诉说的郁闷、焦虑、和愤怒啊。

辛弃疾的【破阵子】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金元时代,诗词与酒相伴的佳作远不如唐宋时期,但元曲成为了当时文学作品的主流代表。金元时代的诗酒风流虽不像魏晋时期的狂饮傲世,不同于唐代的豪饮倾觞,不似宋代的浅斟低唱,而是继承了各个时期的不同风采。也是我钟爱之缘故。那众多含酒的“元曲”中,我偏喜好白朴的知己。白朴的【中吕•阳春曲•知己】今朝有酒今朝醉,且尽樽前有限杯。回头沧海又尘飞。日月疾,自发故人稀。不因酒困因诗困,常被吟魂恼醉魂。四时风月一闲身。无用人,诗酒乐天真。明朝的诗酒文化代表当属唐寅,他是吴门四才子之翘楚。青年时即以诗画蜚声文坛。然而他的一生却极为坎坷,对于起伏不定的命运,任由情感宣泄的载体“酒”在诗人作品中占据了极为重要的地位和作用。在其流传下来的九百五十首诗中,酒诗高达二百一十三首,占总数的百分之二十二点四。他的诗雅俗皆宜,脍炙人口的【桃花庵诗】中妙语连连。如“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还有“别人笑我忒风颠,我笑别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他是个布衣居士,倜傥不群、超尘脱俗。常以口语,俚语入诗,我忒喜欢他的【把酒对月歌】,处处将自己和李白相联系、相对比,用“月”“诗”、“酒”作为诗思的契机,轴线贯穿全篇,不但抒写了李白敢于蔑视权贵的品质,也表明了他学习李白不求功名利禄的愿望和蔑视权贵的态度。笔者有诗赞之:

吴中才俊独风流,醉卧桃庵花酒俦.心有书山曾跋涉,胸无仕路弃忧愁.

韵追太白诗千卷,意舞青龙画万秋.岂愿鞠躬依富贵,自怡自乐自封侯.唐寅的【把酒对月歌】李白前时原有月,惟有李白诗能说。李白如今已仙去,月在青天几圆缺?今人犹歌李白诗,明月还如李白时;我当李白对明月,月与李白安能知?李白能诗复能酒,我今百杯复千首。我愧虽无李白才,料应月不嫌我丑。我也不登天子船,我也不上长安眠。姑苏城外一茅屋,万树桃花月满天。

清代诗人善于借鉴前代,扬长补短,对于古典诗歌有所发展。风格多样,其成就是超过元明两代的。清朝的乾隆皇帝一生写了四万两千二百五十首诗,仅就数量说,他可能是中国“第一”诗人。其中含酒的诗肯定也不少,不见到有啥出彩的流传。他的许多诗好摆皇帝架子,无甚特色,因此文学史上从没有人提到他,这是其缘由。这段时期的诗酒平淡低沉、消极放逸,倒是赵翼的评诗让人眼前一亮,得到大家认可和引用“李杜诗篇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鲜。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清代诗家颇多,出名的有郑板桥,张问陶,龚自珍,蒋士铨,赵翼,袁枚,秋瑾等人。其中袁枚有两首酒诗,灵动真诚令人喜欢。轩主人招饮月下作“江城秋在酒人家,酒对秋光兴倍加。风定竹呈千个字,霜高梅孕一身花。”另一首更佳:袁枚的【酒旗】 客中谁劝醉如泥,赖有旗悬野店西。望见一竿村便好,未停双辔马先嘶。 风狂似欲招人急,花落遥知取价低。我是天涯倦游者,也曾小住唤偏提。长亭饮酒、古道相送、折柳赠别、夕阳挥手、芳草萋萋,都是古人送别诗中常用的景象,以景寄意。李叔同的【送别】这首诗就是以送友为缘由,其实是看破红尘的觉悟。读之深深感到人生的短暂,犹如日落,充满着彻骨的寒意。整首诗词弥漫着浓浓的人生沧感。但无可非议它是近代最有名的骊歌和酒诗。

李叔同的【送别】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海之角,知交半零落。一瓢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我也善写酒诗比如最近写的一首七律·饮酒有感(新韵):

一杯美酒长精神,无数诗文笔下吟。

立意构思学杜甫,含情待客效汪伦。

古今格律悠然悟,中外名篇暗地斟。

不为钱财只为义,无私奉献在红尘。

总之,诗与酒相伴,难以分割,形成了渊源流长的中国酒文化。大诗人李白有”酒仙”之称,他的古风“将进酒”成为千古绝唱。古代历代文人,抑郁不得志或春风得意时,大都饮酒,或借酒消愁,或借酒吟诗,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文化遗产。当今时代,饮酒诗词层出不穷,令人赞叹。这个趋势必将永远发展下去,为中华酒文化增砖添瓦,亮丽生色。

2017-07-11T20:04:33+08:00